本 经 阴 符 七 术

本 经 阴 符 七 术 ~ (战国)鬼谷子

《本 经 阴 符 七 术》 是《 鬼 谷子》 中 理论 性 较强 的 一篇, 其内 容 主要 是 关于 修身养性 的 方法。 修身养性 是一 种 境界, 更是 一种 内在 的 实质。 纵横 家 游说 诸侯, 内在 品质 至关重要。“ 本 经 阴 符 七 术” 就是 一种 精神 修养 之术, 它 注 重的 是 人的 内心 修炼。 它是 一种 由 内 而外 的 修炼 秘方, 不 但能 入, 还能 出。 本 篇 在“ 精”“ 气”“ 神” 各个 方面 都 进行 了 独到 而且 全面 的 阐释, 对 充实 意志、 涵养 精神 方面 具有 积极 的 意义。 《本 经 阴 符 七 术》 一共 涵盖 七 种 权术, 它们 皆 各有 所指, 具有 很强 的 独立性, 但 彼此之间 又 存在 内在 的 逻辑 联系, 形成 了 一种 既 独立 又 联合, 且不 可分割 的 关系。 前 三节 侧重于 内在 的 修炼, 包括 内在 精神意志思虑 的 养成。 后 四 节 讨论 的 则 是由内 而外 运用 内在 精神 的 方法。 以内 在 精神 的 充实 为本, 以内 在 精神 的 外 用为 末, 环环 相 扣, 紧密 相连。

内心 的 修炼, 以“ 盛神”“ 养志”“ 实意” 为主。 修身养性, 是 鬼 谷子 养生 学说 的 精华。
盛神 法 五龙》 认为 养神 之 法 在于 合 自然 之道, 以求 养神 以 通窍。
养志 法 灵龟》 认为 养志 要 效法 灵龟, 以求 养志 以 蓄 威。
实意 法 螣 蛇》 认为 坚定 意志 要 效法 螣蛇, 以求 实意 以 储存 信息。

内心 的 外用, 以“ 分威”“ 散势”“ 转圆”“ 损兑” 为主。
分威法 伏熊》 认为 分 威 要 效法 伏熊, 以求 分 敌 之 威, 增 己 之 威。
散势 法 鸷鸟》 认为 散 势要 效法 鸷鸟, 以求 散 敌 之势, 扭转 局势。
转圆 法 猛兽》 认为 转 圆 要 效法 猛兽, 以求 像 转动 圆 体 那样 使 计谋 快速 产生。
损兑 法 灵蓍》 认为 损 兑 要 效法 灵蓍, 以求 损兑 言辞, 随机 变 辞。 纵横 策 士 们 游说 人主, 应该 以 精神 为 宗, 把 养生 寓于 人的 精神 活动 之中, 安定 心志, 达到 修身养性 的 目的。

盛 神 法 五 龙

盛 神 中有 五 气, 神 为 之长, 心 为之 舍, 德 为之 大, 养神 之所 归 诸 道。 道 者, 天地 之 始, 一 其 纪 也, 物 之 所造, 天 之所 生, 包 宏 无形, 化 气, 先天 地 而成, 莫 见 其形, 莫 知 其名, 谓之 神灵。 故道 者, 神明 之源, 一 其 化 端。 是以 德 养 五 气, 心 能 得 一, 乃 有其 术。 术 者, 心气 之道 所 由 舍 者, 神 乃 为之 使。 九 窍 十二 舍 者, 气 之 门户, 心 之 总 摄 也。 生受 于 天, 谓之 真人。 真 人者 与 天 为 一。

内 修炼 而知 之, 谓之 圣人, 圣人 者, 以 类 知 之。 故人 与 一生, 出于 物化。 知 类 在 窍, 有所 疑惑, 通 于心 术, 心 无 其 术, 必有 不通。 其 通 也, 五 气得 养, 务 在 舍 神, 此 谓之 化。 化 有 五 气 者, 志 也、 思 也、 神 也、 心也,德 也, 神 其一 长 也。 静 和 者 养 气, 气得 其 和, 四 者 不衰, 四边 威势, 无 不为 存 而 舍 之, 是 谓 神化。 归于 身, 谓之 真人。 真 人者, 同 天 而 合 道, 执 一 而 养 产 万 类, 怀 天 心, 施 德 养, 无为 以 包 志 虑 思 意, 而行 威势 者 也。 士 者 通达 之, 神 盛 乃 能 养志。

养志 法 灵 龟

养志 者, 心气 之 思 不 达 也。 有 所欲, 志 存 而 思 之。 志 者, 欲 之 使 也。欲 多则 心 散, 心 散 则 志 衰, 志 衰 则 思 不 达。 故 心气 一, 则 欲 不 徨; 欲 不 徨, 则 志 意 不衰; 志 意 不衰, 则 思 理 达 矣。 理 达 则 和 通, 和 通则 乱 气 不 烦 于 胸中。 故 内 以 养志, 外 以 知人。 养志 则 心 通 矣, 知人 则 职 分明 矣。

将 欲 用之 于人, 必 先知 其 养 气 志, 知人 气盛 衰, 而 养 其 志气, 察 其所 安, 以 知 其所 能。 志 不 养, 则 心气 不 固; 心气 不 固, 则 思虑 不 达; 思虑 不 达, 则 志 意 不实; 志 意 不实, 则应 对不 猛; 应 对不 猛, 则 志 失 而 心 气虚; 志 失 而 心 气虚, 则 丧 其 神 矣。 神 丧 则 仿佛, 仿佛 则 参 会 不一。 养志 之 始, 务 在 安 己。 己 安 则 志 意 实 坚, 志 意 实 坚 则 威势 不分。 神明 常 固守, 乃 能 分之。

实意 法 螣 蛇

实意 者, 气 之 虑 也。 心 欲 安静, 虑 欲 深远。 心 安静 则 神 策 生, 虑 深远 则 计谋 成。 神 策 生 则 志 不可 乱, 计谋 成 则 功 不可 间。 意 虑 定则 心 遂 安, 心 遂 安 则 所 行 不错, 神 自得 矣, 得 则 凝。 识 气 寄, 奸邪 而 倚 之, 诈 谋 而 惑 之, 言 无由 心 矣。 故 信 心术, 守 真 一 而 不化, 待 人意 虑 之交 会, 听之 候 之 也。

计谋 者, 存亡 之 枢机。 虑 不会, 则 听不 审 矣, 候 之 不得。 计谋 失 矣, 则 意 无所 信, 虚 而无 实。 故 计谋 之 虑, 务 在 实意, 实意 必 从 心术 始。 无为 而 求 安静 五脏, 和 通 六腑, 精神 魂魄 固守 不动, 乃 能 内 视、 反 听、 定 志。 虑 之 太虚, 待 神往 来。 以 观天 地 开辟, 知 万物 所 造化, 见 阴阳 之 终 始, 原 人事 之 政 理, 不出 户 而知 天下, 不 窥 牖 而 见天 道,不见 而 命, 不行 而至。 是 谓 道 知, 以 通 神明, 应于 无方, 而 神 宿 矣。

分 威法 伏 熊

分 威 者, 神 之 覆 也。 故 静 意 固 志, 神 归 其 舍, 则 威 覆 盛 矣。 威 覆 盛, 则 内 实 坚; 内 实 坚, 则 莫 当; 莫 当, 则 能以 分 人之 威, 而动 其势, 如其 天。 以 实 取 虚, 以 有 取 无, 若以 镒 称 铢。

故 动 者 必 随, 唱 者 必 和; 挠 其 一指, 观 其余 次; 动 变 见 形, 无能 间 者。 审 于 唱和, 以 间 见 间, 动 变 明 而 威 可分。 将 欲 动 变, 必 先 养志 伏 意 以 视 间。 知 其 固 实 者, 自养 也; 让 己 者, 养人 也。 故 神 存 兵 亡, 乃 为之 形势。

散 势 法 鸷 鸟

散 势 者, 神 之 使 也。 用之, 必 循 间 而动。 威 肃 内盛, 推 间 而行 之, 则 势 散。 夫 散 势 者, 心虚 志 溢。 意 衰 威 失, 精神 不专, 其 言外 而 多变。 故 观 其 志 意为 度数, 乃 以 揣 说 图 事, 尽 圆 方, 齐 短长。

无间 则 不散 势, 散 势 者, 待 间而 动, 动 而 势 分 矣。 故 善 思 间 者, 必 内 精 五 气, 外 视 虚实, 动 而 不失 分散 之实。 动 则 随其 志 意, 知 其 计谋。 势 者, 利害 之 决, 权 变 之 威; 势 败者, 不以 神 肃 察 也。

转 圆 法 猛 兽

转 圆 者, 无穷 之计。 无穷 者, 必有 圣人 之心, 以 原 不测 之 智 而 通 心术。 而 神道 混沌 为 一, 以 变 论 万 类, 说 义 无穷。 智略 计谋, 各有 形容: 或 圆 或 方, 或 阴 或 阳, 或 吉 或 凶, 事 类 不同。 故 圣人 怀 此 用, 转 圆 而 求 其 合。 故 与 造化 者 为 始, 动作 无不 包 大道, 以 观 神明 之 域。

天地 无极, 人事 无穷, 各 以 成 其 类, 见 其 计谋, 必 知 其 吉凶 成败 之所 终。 转 圆 者, 或 转而 吉, 或 转而 凶, 圣人 以 道 先知 存亡, 乃 知 转 圆 而从 方。 圆 者, 所以 合 语; 方 者, 所以 错事。 转化 者, 所以 观 计谋; 接物 者, 所以 观 进退 之意。 皆 见 其 会, 乃 为要 结 以 接 其说 也。

损 兑 法 灵 蓍

损 兑 者, 机 危 之 决 也。 事 有 适 然, 物 有 成败, 机 危 之 动, 不可不 察。 故 圣人 以 无为 待 有 德, 言 察 辞 合于 事。 兑 者 知 之 也, 损 者 行 之 也。损 之 说 之, 物 有不 可者, 圣人 不为 之辞。 故 智者 不以 言 失 人 之言, 故 辞 不 烦 而 心不 虚, 志 不乱 而 意 不 邪。

当 其难 易 而后 为之 谋, 因 自然 之道 以为 实。 圆 者 不行, 方 者 不止, 是 谓 大功。 益 之 损 之, 皆为 之辞。 用分 威 散 势 之 权, 以 见 兑 其 威、 其 机 危, 乃 为之 决。 故 善 损 兑 者, 譬 若 决 水 于 千 仞 之 堤, 转 圆 石 于 万 仞 之 谿。 而 能行 此 者, 形势 不得不 然也。